高家沟高级军事会议纪念馆参观记

2020-05-02 07:16 军事政务
主页 > 军事政务 >

  高家沟高级军事会议纪念馆,是离石区委、区政府为了进一步保护革命先辈留下的宝贵历史遗存,继承了革命先辈创立的光荣革命传统,挖掘爱国主义教育资源,推动红色革命文化传承,于2015年12月启动修复旧址工程,2016年10月完成旧址纪念馆布展并开馆。现在打造的高家沟高级军事会议纪念馆是目前山西省建成的第一个军事会议专题纪念馆,也是吕梁市区第一个红色纪念馆。

  高家沟高级军事会议旧址, 2017年9月27日,被离石区人民政府公布为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17年3月,被吕梁市委、吕梁市人民政府公布为“吕梁市爱国主义教育基地”,被吕梁市委公布为“吕梁市党员干部教育基地”;2017年6月,被中共山西省委党史办公布为“山西省党史教育基地”。

  这个纪念馆的建成,填补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史研究的空白,是革命老区离石人民缅怀革命先辈、弘扬革命传统、传承红色文化的生动实践;这个纪念馆的开馆,保护了革命先辈留下的宝贵历史遗存,继承了革命先辈创立的光荣革命传统,激发了老区人民的自豪感和使命感,打造了吕梁市区一张“红色旅游”名片。

  今年11月25日,笔者驱车专程前往高家沟高级军事会议纪念馆实地参观。从吕梁市区马茂庄出发,沿着龙凤南大街向南行驶约3公里处,左转向着高家沟方向行进约1公里便到了高家沟村口。通过高家沟村高大威严的大门洞,因遇村里正铺设冬季供热管网,笔者只好将车停放在距大门洞内约30米处的停车场,然后徒步顺着开挖管沟一侧的道路穿村而过约400多米,再向西爬300多米坡路,就到了高家沟高级军事会议纪念馆。

  站在纪念馆的大门前,居高临下观望,高家沟村独特的景观便呈现在笔者眼前:三面环山,脚下一条小河穿村而过,将整个村子一分为二,河东河西村民居建筑分散,依山势设建筑,以窑洞或平房为主,半山腰是破旧的砖窑洞,山脚下是二层为主的平房,坐向呈多样化,放眼远处是高楼林立的吕梁市区,置身此处,可谓开门见山,低头是沟,笔者顿然有一种游离城市喧嚣的清净之感。

  特别是,对面半山腰《烽火吕梁》四个大字非常醒目诱人。这部抗战实景剧曾在高家沟的小山梁上激情上演过。此剧,以山做幕布,一处处破旧的农家小院经过精心改造成每个场景的主舞台,据说实景演出现场真枪实弹、爆破迭起,场面十分震撼,这是运用电影手法打造的抗战题材的剧目。

  这里是一处清代四合院民居建筑布局,坐西向东,东西长34米,南北宽33米,占地面积1122平方米,院内西面有正窑5孔,南北侧各有3孔砖拱窑洞,东面议事厅为会议旧址,纪念馆布展面积330平方米,东北角为大门,此外还有练兵场、柴房、马槽、厨房等附属设施。

  据交口街道办问宝连同志介绍,解放战争期间一次较高级别的军事会议曾在这里召开。高家沟高级军事会议旧址,记载着1946年12月中旬,吕梁战役第一阶段结束后,副主席彭德怀和中共中央西北局书记兼陕甘宁晋绥联防军事政治委员根据中共中央的指示从延安动身,渡过黄河,于16日在离石县高家沟召开了陕甘宁、晋绥、太岳高级干部会议。会议由彭德怀主持,会议主要研究坚持与发展吕梁区,吸引胡宗南军队于黄河东岸,相机打击胡宗南、阎锡山部,保卫延安。参加这次会议的领导有彭德怀、贺龙、、陈赓、李井泉、王震、罗贵波等。会后,吕梁战役大捷;1947年1月,根据会议部署又发起汾孝战役,歼敌1.1万人。

  随后,笔者依次参观了会议决策、决战吕梁、决战陕北、红色离石等相关主题展馆。

  抗日战争胜利后,中国人民面临着光明和黑暗两种命运、两种前途的选择。蒋介石集团一边施放和平烟幕,一边迅速调兵遣将,发起了对解放区的全面进攻。1946年11月,军队在进攻苏北、山东、晋冀鲁豫、晋察冀及东北解放区的同时,胡宗南又调集军队准备偷袭中共中央所在地延安。为此,审时度势,在指示晋绥军区打响吕梁战役的同时,又委派彭德杯、东渡黄河,来到离石县高家沟村召开了晋陕联防高级军事会议。

  1946年12月16日,彭德怀、受中共中央委托在离石县高家沟村高家大院召开了陕甘宁边区、晋绥军区和晋冀鲁豫的太岳军区高级军事会议。贺龙、陈庚、李井泉、王震、罗贵波参加了会议。

  会上传达了和关于陕甘宁与晋绥联合作战的决定。同时传达了关于吕梁战役的决定。确定了陕甘宁边区、晋绥军区和晋冀鲁豫部队要统一指挥,统一作战。

  彭德怀在会上指出:发展吕梁山区,对吸引胡宗南部队于山西,保卫陕甘宁,巩固太岳和晋绥根据地都有重要意义。要把陕甘宁、晋绥看成一个整体,陕甘宁兵力不多,晋绥军区随时有出兵保卫延安、保卫党中央的任务,陈庚纵队也有支援西北的任务,总之,要密切配合,打好仗,这是全党全军的愿望,

  一是开辟了吕梁战区,扩大了晋绥解放区与陕甘宁边区的联为日后我军在陕北作战建立了巩固的后防。

  三是吕梁战役,把山西军压制到同蒲铁路沿线和晋中盆地,使晋南和晋绥两个解放区连成一片,大大拓展了与陕甘宁边接攘的地域面积,有力地迟滞了胡宗南集团突袭延安的计划,解除了陕甘宁边区东侧的威胁,推迟了进攻延安的计划,为陕甘宁边区我军粉碑敌人赢得了充裕的准备时间。

  在此展馆里有一份AAA级电报,吸引了笔者,据问宝连同志介绍,这份电报是从国家档案馆收集复印回来的,极为珍贵。此电报原文内容如下:

  兹派彭德怀与同志至离石或中阳面商一切,真日由延经绥计文到离石,请贺李于同日到该城会晤为盼。

  1946年11月至1947年1月,中国人民解放军遵照中央的指示,首先发起了吕梁战役,拉开了延安保卫战的序幕。高家沟高级军事会议召开后,又先后发动了吕梁战役(第二阶段)和汾孝战役,不仅彻底改变了吕梁境内的敌我态势,而且推进了人民解放战争的胜利进程。吕梁战役挫败了胡宗南集团突袭延安的计划,解放了晋西南的广大地区;汾孝战役有力地打击了汾阳、孝义一带的敌军主力,为之后我军在晋南地区战略性反攻创造了有利条件。

  十分重视吕梁战局的发展,他在12月19日为军委起草的一份电报中指出:“此次战役,不但保卫吕梁,而且有保卫延安的意义。”

  1946年11月上旬,第一战区司令长官胡宗南奉蒋介石之命,从渭南、晋南等地抽调6个旅的兵力,连同原来封锁陕甘宁边区的4个旅共计10个旅及1个装甲团,准备偷袭延安。当时陕甘宁边区仅有2.8万兵力,军委审时度势,指示晋绥野战军第2纵队、晋绥独立第2旅、晋冀鲁豫野战军第4纵队太岳军区第24旅,于11月20日发起了吕梁战役,又称“晋西南战役”,高家沟高级军事会议就召开于吕梁战役期间。

  第一阶段由于我军攻势凶猛,胡宗南侧背受到巨大威胁,于12月7日仓惶急令6个旅分路出动,向蒲县、大宁解放区反扑,胡宗南军队企图追赶我军,稳定晋西南局势,再向延安进攻。此次战役,解放汾西、永和、大宁、隰县、石楼、蒲县、中阳7座县城;毙伤阎军700余人,俘虏5140余人,并缴获大批武器弹药和粮食;解放29万多人,解放面积达3.7余平方公里。

  第二阶段是在中央高级军事会议在离石高家沟召开之后进入。根据指示,晋绥、晋冀鲁豫和太岳军部队,集结于蒲县地区,连续作站、发起。我军实行运动防御,诱敌深入,主力集结于机动位置,伺机歼敌,以5个旅开入蒲(县)临(汾)公路,断敌交通,给进犯之敌予以沉重打击。此次战役,共毙伤敌2500余人,生俘敌少将副旅长陈诚武、参谋长王树民以下2600余人。

  吕梁战役结束后,胡宗南整编第1师、第90师受到严重损失,调回晋南。此时,在汾阳、孝义地区就有阎锡山的整编第70师、第60师和地方武装守备。根据高家沟高级军事会议连续作战、再歼敌军的精神,1947年1月17日陈赓、王震等决定发起汾孝战役。我军按照先打孝义,再围困汾阳,歼敌援兵的进攻方案。

  1947年1月17日夜发动进攻,18日拂晓夺取了孝义县城。此时,阎锡山极为惊怒,急调9个师、2个总队共25个团3万余人的兵力,兵分3路由文水、平遥、介休来援,全图夺回孝义县城。21日,陈赓、王震等以一部兵力阻击北、中两路援敌,集中主力对孝义以南地区之南路援军4个师发起发击,24日军队全线天就结束战斗。

  此次战役,共歼灭阎均16400人,缴获山炮、迫击炮31门,轻重机枪482挺,长短枪2900余支,各种炮弹1500余发,子弹26万余发,汽车5辆,粮食7000余担等。

  吕梁战役、孝汾战役,在中国解放战争历史上具有重大而深远的历史意义,主要表现在:

  一是两大战役是解放初期党中央牵制陕北敌军、保卫延安总部部署的重要组成部分,较好地完成了赋予的发展吕梁山区、解放陕甘宁边区东侧威胁的任务,推迟了进攻延安的计划,为陕甘宁边区我军粉碎敌人进攻赢得了充裕的准备时间。

  二是两大战役是我军在吕梁地区自卫反击阶段中的重要战役,扩大了晋绥解放区与陕甘宁边区的联系,巩固了晋绥解放区,为以后我军在陕北作战建立了巩固的后方,为之后人民解放军在晋南战略性反攻创造力有利条件。

  三是两大战役充分展示了高家沟军事会议的重要作用和价值,把山西军压制的同蒲铁路沿线和晋中盆地,使晋南和晋绥解放区连成一片,大大拓展了与陕甘宁边区接壤的地域面积,有力地迟滞了胡宗南集团突袭延安的计划。

  四是两大战役短时间消灭了敌人大量的有生力量。由于战略指挥上贯彻了首歼分散之敌,开辟战场,诱敌增援,分割围歼的战法。不仅在战术上、技术上提高了自己,打出了军威,而且战果辉煌,在短短2个多月歼灭2.1万余人,解放9座城市及3万多平方公里的土地。

  晋绥边区是我国最早的抗日根据地,西隔黄河,拱卫延安,是陕甘宁边区的屏障。离石作为解放新区,战略后方的地位迅速显现,不但是支援战争的物质基地,部队发展的兵源基地,而且是战略进攻的前沿阵地。离石人民踊跃参军,支援前线,为革命作出了巨大贡献。

  从1947年起,面对25万大军围困陕北、进犯延安的危急形势,彭德怀、贺龙、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根据党中央、毛主席的战略部署,或转战西北战场,或率部进驻吕梁,开展新式整军运动、组织发动了一系列重大战役,战胜了军队,为保卫党中央,保卫陕甘宁,解放全中国,建立了不朽功勋。

  1945年9月,离石、离东全境解放。这里既是新解放区,又是革命老区。战争年代涌现出无数英雄人物,为中华民族解放和中国革命胜利做出了巨大贡献。这里紧邻陕北,又处于吕梁核心而安全的位置,有利于各方首长汇合和军队集结与指挥。这也是晋陕联防高级军事会议在离石高家沟召开的主要原因。

  从纪念馆参观出来,笔者在返程中途中,在仔细回味中品味,在认真品味中思考,在深入思考中领悟,在不断领悟中感到欣慰。

  从1946年到2017年,高家沟这座高级军事会议遗址,经历了71年的光辉历程。

  过去,这座遗址曾是破败不堪,围墙没了,门楼欲坠,会议室坍塌,有的窑洞还出现裂缝,院内杂草丛生,一片凄凉,这里很少有人问津,也很少有人知晓,甚至几乎快要淡出老区人民的视野和记忆。

  如今,离石区委、区政府秉承保护革命先辈留下的宝贵历史遗存,继承革命先辈创立的光荣革命传统,让红色耀吕梁,精神传后人的指导思想,挖掘爱国主义教育资源,推动红色革命文化传承,按照修旧如旧的原则,倾心用了近1年的时间,重新修复了以高家沟高级军事会议旧址为主体的革命纪念馆,让高家沟会议旧址重放红色光芒,让老区人民重拾红色记忆、传承红色基因。可谓用心良苦,功在千秋。

  闲暇之余,实地参观,笔者独自漫步于各大展馆,仔细驻足观赏品读。一幅幅弥足珍贵的图片资料,一段段精心酝酿的文字说明,一个个感人至深的传奇故事,真实地再现了老一辈人为了革命事业奋斗不息的光荣事迹,真实地再现离石老区人民积极投身抗战事业的壮志豪情,真实地再现了红军战士艰苦朴素与拼搏韧劲,这些凝固的画面,艰难的岁月,光辉的历史,感人的故事,在深深地感染着、触动着、激励着笔者的心灵。由是,将笔者的思绪一下子被拉回到了解放战争的年代,推开吕梁历史厚重的大门,穿越艰难岁月的烟云,让笔者感受着那段峥嵘岁月,那个不凡年代,那些非凡的人物。忆往昔峥嵘岁月稠,看今朝豪情满怀,抚今追昔,在亲近红色文化、感受红色文化中,笔者又一次经受了红色的教育、精神的洗礼。

  笔者认为,参观红色纪念馆,聆听红色故事,接受红色教育,我们就是要继承中国革命的优良传统,弘扬爱国主义和自强不息的中华民族精神;我们就是要学习革命先烈和仁人志士的先进事迹和诠释先进的革命文化思想和理论知识,坚定跟党走的理想信念,践行习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让红色体现时代风貌,让红色革命精神伴随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努力在各自平凡的岗位上,用我们辛勤的汗水、勤劳的智慧和不懈的努力去实现我们每位中华儿女心中的中国梦。(解德辉)

亚游官方集团下载,亚游app集团下载安装,亚游官方app

上一篇:政务大厅变革 下一篇:兴文县开展“军事日”活动检验领导干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