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志四川•史书文明】何瀛中 杨俊 ‖ 陈子昂念书台:金华山中伯如玉

2020-07-30 16:26 历史文化
主页 > 历史文化 >

  这位被一代诗圣尊为绝代雄才的,便是开初唐一代诗风的射洪诗人陈子昂,陈伯玉。

  射洪以北40里,有山“名贵而华美”,于是名曰金华山。山下有涪江浩浩若练,山中有古木森森如海,山巅览景御风,热情沛于宇宙……穿幽径,拾石阶,安步而上,陈子昂念书台便巍峨于当前。

  感遇厅上,三十八首《感遇诗》重雄凝重;拾遗亭间,汉魏格调苍凉激越;明远亭中,五言古体韵律铿锵;问涪轩旁,幽州台歌磅礴挽回——前不睹前人,后不睹来者。念宇宙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980平方米的唐风修修群落间,能睹江南园林之清幽雅韵,更让人瞬时洗浴于盛唐一代诗风中!

  1400年前,这片秀山之巅涪水之畔,一位清俊的少年伴旭日而诵经史,依青灯而读图书,“勤勉攻读,博览群书,轻财好施,吝啬任侠”。唐睿宗文雅元年(684年),陈子昂中进士,武皇则天深爱其才,授官右拾遗。子昂为官,直言敢谏,言讲切直,虽不为当朝武氏一族所喜,却如故不畏迫害,屡书谏诤。子昂惜民爱民之志,一再忤逆、惹恼暴戾统治阶级,睹解不被接收,个别屡屡贬谪,以至被诬为“逆党”而下狱。圣历元年(698年),意气消重的陈子昂解官回籍,一心诗文。然而,权倾全邦的武三思却并未就此放过陈子昂,嗾使射洪县令段简罗织罪名,将子昂害死狱中。

  三十八首五言古体《感遇诗》,继承汉魏古风之雄健品格,借古讽今,感事抒怀,一扫齐粱以后轻浮、靡丽、空虚无物的诗体诗风,震聋发聩,自成一家,为唐代五言古诗创修了楷模,成为开盛唐一代诗风之前驱。

  广为传诵脍炙人丁的千古名篇《登幽州台歌》,虽因怀才不遇而发,却早已超越个别得失,纵览今古,横扫宇宙,以高慢孤竣的好汉之气反观宇宙,既有明主难期、知音难求的猛烈寂寞感,又充满猛烈的自尊、豪放之情,意蕴充裕,热情满怀。

  正在留存至今的120众首诗歌中,陈子昂以朴质刚健的措辞品格,苍凉激越的汉魏风骨,先进充裕的思思实质,一扫齐梁浮华惨白之诗风旧格,为中邦唐诗的强壮发睁开辟了倾向。李白、杜甫诗誉子昂“麟凤”、“雄才”,王适奉其为“海内文宗”,新颖史学家范文澜称其“外传古诗改良的旗子”、“唐古文运动最早的涤讪人”!

  唐诗风流千余载,起于金华念书声。历经唐宋明清的念书台,固然屡次坍塌毁损,然历代令邑士绅皆捐资劝募,庇护修理,才有了当前这片偌大的园林。穿越时空而来的念书声,于楼台亭廊间悠然回荡,随江风,逐清流,飘然去远方…

  方志四川一面图片、音视频来自互联网,仅为宣扬更众讯息。著作所含图片、音视频版权归原作家或媒体整个。

  原题目:《【方志四川•史册文明】何瀛中 杨俊 ‖ 陈子昂念书台:金华山中伯如玉》

亚游官方集团下载,亚游app集团下载安装,亚游官方app

上一篇:【方志四川•史书文明】易旭东 ‖ 从“驷马桥”到“灵合古道” 《难蜀长辈》“通零合道” 下一篇:冒险雷探长:会意本地的史书文明探究本地的陵墓听杨专注吹捧朝鲜的盛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