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诗到底是什么怪胎?

2020-03-04 22:12 散文诗歌
主页 > 散文诗歌 >

  诗歌、散文和小说是现在常见的主流文学体裁,一本综合性的纯文学期刊一般都包含这三种文体,它们之间的界限应该是很明显的,很好区分。但如果把其中两种文体碰撞在一起,可能就有点让人摸不着头脑了,比如散文诗。这不是我在杜撰,这种文学体裁确实存在,不过现在已经很小众了。现在专门发表散文诗的杂志,我知道的只有《散文诗》和《星星》诗刊的下旬刊《星星·散文诗》。那么,散文诗到底是散文还是诗呢,它到底是什么怪胎?

  现在一般认为散文诗是兼有散文和诗歌特征的一种抒情文体,也就是说跟散文和诗歌都沾点边,而又不完全是散文或诗歌。这么一说,散文诗好像是一种“边缘文体”,显得不伦不类,位置有点尴尬。按照这一定义,散文诗其实早已经有了,比如王勃的《滕王阁序》、苏轼的《赤壁赋》和范仲淹的《岳阳楼记》等,从形式上看也可以说是骈体散文,而本质上又有诗的成分。那为什么不把它们称为散文诗呢?一方面,它们本来是按照已有的相关文学体裁的标准来写的;另一方面,它们出现在“散文诗”这一名称之前。

  在世界范围内,十九世纪以后,散文诗才正式成为一种独立的文体,首倡者是波德莱尔。他当时提出的概念是“小散文诗”,其实也就是散文诗了。波德莱尔认为这种文体“声律和谐,而没有节奏”“足以适应灵魂的抒情性的动荡、梦幻的波动和意识的惊跳”。而“散文诗”这个名称在我国首次出现,源于刘半农发表于1918年4卷5期《新青年》杂志的译作《我行雪中》的文末说明。

  波德莱尔写诗写得好好的,为什么会冒出这么个想法?难道是写诗写腻了,想玩个新花样?其实,我们看一下他所认为的散文诗的优点,就能明白他是在诗歌创作上感到了束缚,遇到了瓶颈,进而要另辟蹊径。写诗是为了表达感情,但波德莱尔应该也感到了严谨的格律不利于情感的抒发,于是就要打破格律等形式上的桎梏,而散文诗在他看来可以使情感的表达更加自由。

  刘半农为何引进散文诗的概念并不遗余力地译介和创作散文诗呢?我们应该注意到,散文诗与新诗在我国的出现几乎是同步的。它们的出现主要是为了传播新思想,因为当时投身新文化运动的知识分子们都认为非打破旧形式不能表达新思想。早在引进散文诗的前一年,刘半农就在发表于1917年5月3卷3号《新青年》的《我之文学改良观》中说:“尚将来更能自造,或输入他之文体,并于有韵之外,则增无韵之诗,则在形式一方面,既可添出无数之门径,不复如前之不自由。”可见,刘半农是把散文诗当作诗之一种译介过来的,和写新诗一样是为了打破旧形式的束缚。

  如此看来,散文诗本质上还是诗,不过是借用了散文的形式而已。但既然是二者碰撞,必然是互有影响的。散文的形式使诗情的抒发更加自由,诗的本质又会使散文诗与散文有所不同,散文诗更加短小、语言更加凝练、抒情性大于叙事性、象征性和隐喻性更强。鲁迅的《雪》以及巴金的《日》和《月》都是我们学过的经典散文诗,我们可以从中了解到散文诗的这些特点。

  说到这里,我们已经明白,散文诗是为了突破格律等形式对情感抒发的束缚而出现的一种诗。但解决了散文诗到底是诗还是散文这一问题后,其处境依然十分尴尬。中国新诗的出现已经打破了旧诗的形式,发展至今,除了分行,已经没有了任何形式上的标准。现在盛行的是自由体诗,如果不分行,大多数都与散文诗无异。那么,散文诗是否还有存在的必要呢?欢迎发表您的看法!

亚游官方集团下载,亚游app集团下载安装,亚游官方app

上一篇:经典散文诗_百度文库 下一篇:现代抒情文学体裁)